别动我的解剖刀

下载天天爱看阅读全部章节

作者:鬼玺

分类:恐怖惊悚

大小:2M

时间:2018-07-12

微信用户请点击微信右上角
选择「在浏览器中打开」

书籍简介

《别动我的解剖刀》是由“鬼玺”所著,故事的男女主角是华钰、祁烙,她明白,自己的动作被祁烙看在眼中,以他的智商与经验肯定也猜到了自己要说什么。“一餐馆因多名食客投诉食用其菜品后出现腹泻情况,于昨日中午十一时被工商和卫生部门联合突击检查,结果工作人员在盛装猪肉的塑料盆中发现一颗人头……”风格搞笑,构思大胆,脑洞清奇,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,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。

章节截图
章节试读

“现……现场还原?”祁烙双眼瞪得滚圆,走过来指着地板,说:“在这里做现场还原?你脑子是不是有泡?”华钰斜了他一眼,懒得回话。

她刚刚不过是灵机一动,有了点想法,便头脑发热的喊了出来。

但她紧接着就反应过来,若是在这里做现场还原的话,无疑会将许多线索破坏。

至少在这里的线索、证据都固定之前,是不能在这儿做现场还原的,只能回去后模拟这里的布置再做。

放弃了这个念头,她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茶几一角上的血痕,以及地上少许堆积状血迹,脑海里模拟还原了下当时的情景,起身往后退了几步,伸手向地面一指:“谢忠华从卧室冲出来后,在这个位置不慎跌倒。

”“在‘群殴’当中,跌倒的后果非常严重,若是被人压上来,将再无力回天。

他身为退役特警自然也深知这个道理,但此时要站起来,至少需要两秒的功夫,时间无疑不够充裕。

”“因此,他的选择是立刻转过身子,让自己面对着这群凶手,这样也不至于没有半点还手之力。

与此同时,他还利用两腿的力量不住往后挪,让自己背靠着茶几,避免凶手从背后锁住他。

只要能抵挡一会儿,他便有把握重新站起来。

”“这套经验在平时无疑非常管用,但他情急之下却忘记了,他背后所依靠的是茶几而不是墙壁。

因此,他最终被凶手之一抓住机会,扯着头发用力往后一撞,后脑磕在茶几一角……”“喲。

”祁烙眼中有一丝赞许之色,不过他脸上却没有表现半分,还调侃着说:“谢忠华遇害的过程这么快就被你推理出来了,不愧是咱们总队里有名的全能法医啊。

”“少调侃我,别人不清楚,但我可知道你才是真正的鬼才神探。

”华钰板着脸说:“每次跟你合作你都偷懒藏拙,亏你还是总队长呢!”祁烙一耸肩,理所应当的说:“反正你每次都会不自觉的大包大揽,那我还费那力气干嘛?”华钰切一声,祁烙脸色严肃下来,低声说:“如果不凸显出你至关重要的作用,下次你再被关禁闭我可就没借口把你弄出来了。

要我干活可以,但必须要提现出和你的差异化来。

”“很遗憾,我到现在都没掌握好这个度,所以就只好藏拙咯。

”“……”华钰满脸黑线的看着他,他眼中尽是诚恳之色,若非对他太过了解,她恐怕还真被骗了。

只可惜,她不是别人,祁烙心中的算盘她一清二楚,冷冰冰的说:“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领是越来越强了。

”祁烙朗声大笑,很是得意,华钰只好自动屏蔽他,随后在客厅内又走了一圈,说:“客厅中的些许搏斗痕迹,除了谢忠华外,更多的应该是谢利霆与针对他作案人留下的。

”“何以见得?”祁烙心中了然,但还是习惯性的问一句。

华钰斜他一眼,淡淡的说:“除了他的吨位,还有谁能把钢架餐桌压到变形?”“呃……”这点祁烙倒真没想到,赶紧走上前来看两眼,果见厚重的钢桌有些许变形,不由黑了脸:“这个胖子,破坏力还真强啊!”见华钰不接话,他只好接着说:“我想到的是,茶几那一面正对着谢忠华的卧室,他从中冲出来后,应该已接近力竭,因此搏斗痕迹才少了许多。

那么他与凶手搏斗的范围应该就局限于他卧室到茶几这一段距离。

”“而茶几另一面,搏斗痕迹同样不小。

其中,柴雨柯身为女性,身材又较为娇小,即使挣扎抗拒,也无法造成太大的破坏,谢佳雯就更不用说了,谢佳沁和谢佳盈这俩姐妹路可能都走不稳,直接忽略不计,那就只剩下谢利霆。

”华钰轻轻点头,随后又往主卧走去,祁烙自然跟在身后。

比起谢忠华卧室与客厅,主卧可谓一片狼藉,血痕就不说了,床板都塌了一半,两张婴儿摇篮床也倒在地上。

想必柴雨柯遭受性侵的时候,抵抗一定相当激烈。

祁烙翻开手中的案卷,找到民警进入现场时拍的主卧照片,随后递给华钰说:“这时支队同事进入现场时拍的照片,你看看。

”照片显示的情景与眼前的主卧基本一样,只不过多了四具无头尸体,被随意的扔在地上。

此外,照片中的床上还有这被子垫单等物,此刻都被南都支队收走了。

虽说柴雨柯下身被灌入大量的洁厕剂,导致线索被破坏殆尽无法提取到有效证据,但被子、床单上仍旧可能残留作案人的部分体液,因此,自然不可能将之留在现场。

扫一圈,没发现值得勘察的地方,两人便又去了谢佳雯的卧室。

虽然是临时从五楼搬下来的,但这间卧室仍旧布置的非常温馨,房间里有许多的毛绒玩偶。

可见对于这个女儿,谢利霆和柴雨柯还是宠爱非常的。

卧室不大,却很干净,血痕很少,仅地面有一摊堆积状血迹,也未见凌乱之处,可推测谢佳雯要么压根没有挣扎反抗,要么并非在该房间遇害,只是死后尸体被扔了进来,或者说被放了进来。

“除了客厅和主卧,其余地方都没有刻意喷洒、涂抹血液。

”华钰仅看了一眼,心中便有了底,说:“如果作案人的行为真是某种邪恶仪式的话,那从布置来看,最主要的献祭者应该是谢利霆才对。

”“嗯,否则没理由将他所住的卧室也刻意用血喷溅涂抹一遍。

”祁烙说:“更特殊的是,他的头颅被单独扔到了他名下餐馆的后厨中。

”说到这里,他忍不住啧一声:“我现在不得不怀疑,咱们之前在路上推测的凶手的动机是否从一开始就想错了?凶手并非报复杀人,而是另有动机?”“或许另有动机,但报复杀人绝对是重要因素,”华钰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至少是选定谢利霆一家的主要原因。

作案人中至少一人与谢利霆有怨。

”“嗯哼?”祁烙饶有兴趣的看向她:“请开始你的表演……哦不对,是解说。

”华钰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他几眼,这才淡淡的说:“就冲着各受害者头被砍下后,尸体都扔进各自房间这一点来看,便可知作案人对谢利霆一家有着非常深入的了解。

更遑论,他还知晓谢利霆开的餐馆位置。

”“熟人作案,不管是为报复还是为财物,甚至只是嫉妒,受害者与作案人之间都必然存在一定的过节。

当然,这点所谓的过节,也可能是作案人单方面的,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”“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。

”祁烙扭了扭脖子,发出一阵啪啪的响声,随后说:“简而言之,此案可勉强定性为熟人作案,且受害者与这位‘熟人’之间如果没有明面上的过节,则说明其有小肚鸡肠、睚眦必报的性格特点。

”。

: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,支持原作者。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,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,仅供大家参考。

安卓用户>>
IOS用户>>